用光叙事-何清

何清老师的课程内容上线了,用光叙事,没有到场的朋友们可以在此观看:

感谢清华大学影视欣赏与评论协会,各位工作人员及志愿者。


现场文字实录
何清:用光叙事

四大造型手段关键在于运用

在拿到一部影片的时候,除了总体设计,还要对影片有造型手段,有四大造型手段,大家可能从书本上、讲座上听了很多了关于这四大造型手段,但是你会不会灵活运用,这是关键。一个片子的基本组的镜头,从50,85,到50,85,135,从50镜头下面广一点的就是焦距是35,28,25的,甚至更广的18,超广角的有9,再就是鱼眼镜头,再超长焦的,250度,还有500,这镜头的基本组,所谓的一大造型手段,光学镜头,你是不是会灵活运用,它是冷冰冰地躺在你摄影师边上,你会不会让它具有你创作的思路和灵感在里头,让它灵动的血肉关系,而不是让一个冷冰冰的机械的光学的东西放在那,你要赋予它一些创作上的因素。还有运动,要根据剧情,这个比较容易理解,快节奏的,你该运动快,你色彩怎么表现?这些造型手段,你会不会综合加以使用,在什么情况下,我用一种就合适了,是不是在特别激烈的或者重场戏的情况下,我把它叠加起来,把这些手段叠加的运用,那它就不是1+1=2的事,它就是1+1=无穷大,它会影响到观众,使观众有共鸣,除了演员的表演,除了剧情,你会不会用你的造型手段塑造人物,刻画人物内心呢。

从照明角度分析《末代皇帝》的片头

《末代皇帝》可能是大家耳熟能详的一部影片,尤其是做电影的,对斯特拉罗的影片非常熟悉了,可能也看了不少分析文章,听了不少讲座。但是我今天,想把他的片头部分从照明角度,给大家做一个分析。
(图1)
我单从《末代皇帝》的片头来给大家简单的展开一下,整个影片中摄影的思路。我们看《末代皇帝》一开场,这些战犯被拉到火车站准备往监狱里送,溥仪在里头,所谓的用光线去造型,用不同焦距去造型,其中一个基本的要素就是要强调一个画面的空间感,烘托一个画面的整体气氛,一场戏的整体气氛。我们看《末代皇帝》的总体设计就是,监狱里头,时空不同,监狱里那个时间和空间,它的影调,它的光比比较大,影调是偏冷的,是溥仪在监狱里的感受。那么他在童年小时候,慈禧归天去世,他继位以后,他的总体设计光比不是太大,但是总隐在一个阴影里头,垂帘听政嘛,老是有人给他出主意,他做不了主,从4岁登基老是生活在一个阴影里面,一个压抑的气氛里头,比较暗,光比比较大。当他受了日本人的影响,跑到天津以后,他好像成人了,要做主了,他接受西方文化那一段,我们回忆一下,整个比较明朗,他一下开朗起来了,又是唱歌又是参加酒会,但是他从小孩过度到青年的时候,基本上摆脱了小孩时的阴影。所有的人物都处理成直射光比较多,光比比较大,人物都见了光了,他总体设计是这样的。但是他细节的处理,我们看斯特拉罗,他车站的这场戏,皇宫的现实空间和过去他的调子,色调整个是脱开的,一个冷一个暖。我们看这个画面,大家涌进了破车站里,这是一个实景拍摄,所谓的实景的概念就是大家生活中所遇到的任何一个环境,虽然这个车站已经老旧得不能用了,但是拍的时候,把它改造修复,里面的各种气氛和墙壁都处理过。它就是一个实际生活中的一个环境,包括我们平时的教室,家居,夜总会,都是实景。

实景空间的塑造,首先我们看这个环境,摄影师要拍这场戏了,他首先要考虑镜头的角度,要找这么一个空间,找这么一个场景,我要用什么焦距的镜头,这就牵扯到光学镜头的使用。拍这么一个环境,我可以把机器退远,用一个50的镜头,就是常规的镜头,咱们的视角,人的肉眼的一个常规视角,基本上都是50mm,不管是水平开角,还是垂直开角,都接近于人们的肉眼,这是50镜头,当然现在,国际标准提出来,光学镜头最接近于人眼的是40mm的,那是现在新的提法,但是我们从这个具体画面来看,如果我们退到后景,拉远一点,把这个环境拍下来也一样。也能照样出现这些人的表演,这些气氛。但是我们看,为了强调空间感,摄影师知道了机器的角度,首先要做一个画面的时候,因为一场戏再复杂,再有多少个调度,摄影师还是要一个镜头一个镜头的去拍,首先,机位要放在哪儿,把机位固定以后,我要用多少毫米的镜头,用镜头卡好画面以后,摄影师就要去安排怎么布光,光效在这个环境里头,美术、道具把环境都给你收拾好了,包括这些气氛的烟点,都给你做好了,有时候也是摄影师的安排。因为在东北的这个环境里头,冰天雪地,在这样的一个空荡车站里头,人要取暖,要有许多的炉灶和火点,我怎么去把这个空间表现的这么到位呢?一个是镜头,我首先要用一个镜头,广一点的镜头,35镜头或者24、25镜头。一个广角镜头,它可以强调一个空间感,比你一个正常的常规的视角去看,他会把空间感增大,因为广角镜头的透视,从近大远小的透视关系给你交代的,比长焦镜头或者标准镜头交代的好,这是一个强调空间的因素。还有这个场面的大批战俘,你要交代这么一个场面,你用广角以后,你怎么去塑造这些空间感,首先要打灯。

我在给电影学院摄影系学生上课的时候,那时候还是胶片,因为我讲这组画面是跟他们将来的作业有关系。就是说在一个实景的环境空间,不管是学生作业选在哪了,拍日景的时候,拍胶片首先要定光圈,你得学会定光圈的方法,实景我就教给他们,你根据胶片的性能的技术特性曲线,你就要先选择最亮的地方,拿测光表去量,当然现在数字是不用去量,在监视器上把窗户收到合适,我如果不管这个最亮的地方,它的光线就进来了,我说我就要用2,那么整个画面,这个是把外面都封住了,不要看到外面的一些东西,很有可能是现代的东西,它给加工以后,外面挡住纸,加上纸,一个是这个气氛很压抑,这些战犯啊,与外界没有什么交流,与外界是隔阂的,那么他所有的地方都堵上了,看不见外面的那些车水马龙啊,山啊,水啊,什么都没有。

胶片时代的功底

我们以前做胶片,拍胶片的时候,当然现在已经不用胶片了,但是用胶片的这种扎实的功夫在,就是我们以前拿到胶片以后,不管你是灯光片还是日光片,学生要去根据胶片的(柯达公司推荐的)额定感光度,比如说是灯光片,微500T,学生就要拿着这个500T,从500T上撕下2到3尺的胶片包好,送到洗印厂做成一个光契,所谓的光契,就是从亮到暗有很多级的一个曝光条,有一个毛玻璃在上面。做完以后,洗印厂根据他的洗印条件,比如药水的温度,控制的时间,还有国内洗印的水质,曝光之后,去量每一个底片,在坐标纸上画出点来,从最亮到最暗,画出一个曲线来,根据曲线,根据公式,要计算出来一个推荐的感光度,因为国内的洗印和伊斯曼公司的洗印条件是有误差的,所以要根据国内洗印厂的洗印条件做出曲线,算出推荐的感光度,这个推荐感光度是洗印厂推荐给你的。这之后学生还要去做生产试验,根据推荐感光度,比如说500度,柯达公司的额定感光度是500,而洗印厂根据它的条件很可能是400,差了三分之一,在胶片的时候,连三分之一大的光圈你都要扣死了,跟现在数字机是有很大区别的,其实数字机的曲线和胶片的曲线是相似的,洗印厂给出推荐感光度之后,学生还要去做实用感光度的测试,他就要根据洗印厂推荐的,比如是400度,学生就要根据这个400度,去做这个实用感光度测验,根据400度定一个中级感光点上下一打,三分之一三分之一的去测,最后根据这个实用感光度,因为有镜头的差异,因为曝光表的差异,有现场布光的差异,最后要放到荧幕上去看,那么有配光员和鉴定员同时与摄影师一起去看,看这个放出的荧幕效果,到底哪个是符合的,它有一个标准。用肉眼去看,大家肯定知道曝光点这个概念,是打一个散光过来,去拍每一个画面,每一个三分之一三分之一的差去拍,最后在荧幕上看,哪一个人脸的肤色、质感是最好的,旁边同时还有18%的灰板,鉴定员去量这个灰板,比如标准是1,我400度拍了一条,320差了三分之一拍了一条,250差了三分之一拍了一条,完了,上面是500度拍了一条,640拍了一条,800拍了一条,最后这个拍出来的画面要选择,这个灰板哪个最接近于1,很可能不是400度,很可能又降了,根据你所有的测光表、镜头的误差等,很可能最后也许到了320,那么这个320就是基准的,以后所有的几千本胶片都用基准是320,最后发到学生手里头,他要有日光片,灯光片,灯光片有500度,这个日光片有250T,50D,灯光片还有125T。

所有摄影师手里的胶片都要这么测试一遍,最后定到生产实用感光度,同时试完实用感光度之后,这个过程,你还试了每一个镜头,摄影师用肉眼去对焦点,拉皮尺和这个助理去拉皮尺是不是相符的,我拍人是4米,摄影师在远处对是4米,那么助理去拉一个焦点是不是4米,每一个镜头都这么做,为什么?在拍戏的时候,演员的调度是很多点,从A点到B点,从起幅到落幅,从近景到特写,又从特写走远,你即使再跟着,给那个中景,又走到近景,所有的焦点,都是摄影助理在给你拉,标准的机器镜头,肉眼对着的,和助理拉的是相符的,一丝不差的,那么如果说你对的和拉的焦点有问题,不符合,那摄影机要去整位,就是说将来你拍的时候,有的时候对一下焦点,就这么跟着拍了,但是你的助理给你拉的时候,两个人是打架的,这就会造成拍的样片,尤其是第一批样片很可能就出问题。

那么一旦你技术上出现误差,在一个正规的摄制组是不允许的,这是生产,不是说你拍着玩,拍一个微电影,小屏幕看不到,你放到大荧幕上,什么都看清楚了,这个是摄影师在技术上要严格要求的。一个是胶片的感光度要测好,一个是镜头是不是有问题,还有一个是你拍完以后,机器会不会有问题,有屏闪吗?或者是有划道吗?以前胶片是会有划道的,这是在你正式拍片之前都是要做好的。这种技术要求,虽然胶片和数字机不一样了,以前胶片拍出来的试验片都要放在荧幕上看,但是大家想想,镜头,所有的电影镜头,都是要配合数字机的,只是一个是化学的感光材料,一个是电子的,就这么点差别,所有的技术规范要求是一样的,所以在做数字的时候,也要进行试验,多拍,多做光比,多拉焦点,最后,要到大屏幕上去看。我们经常看到微电影的片子,那么小的画面还在虚,那你想想,要是放大屏幕,就得让你卷铺盖回家了。

所以在技术的各个环节里,你要求完了,把生产试验做完以后,摄影师还要做特殊效果的试验,比如大家以前看的那个《出租汽车司机》,80年代还是70年代的片子,大批的镜头都是街上的自然光,路灯,霓虹灯,车里的小灯,那是低照度的,很多的几百个镜头都是低照度的,以前是在使用胶片的时候,500D肯定是不够的,人坐在里头开车,就靠街道上的自然光,非常真实非常漂亮,500度的片子你直接去拍,不做实验,你拍完全是黑的,那么摄影师要做特殊效果气氛实验,比如说篝火实验,很多戏都要试一试,光比要做多少合适,我的最后的感光需要多少灯合适,我刚才说的那个《出租汽车司机》摄影师在拍之前做了很多胶片的实验,当然不像现在用的数字机这么方便,他要把那个胶片正常的洗印时间延长到10s,让那个洗印厂给我洗一下,延20s给我洗一下,延30s给我洗一下,延一倍给我洗一下,完了放到荧幕上看,是不是一倍就出现了灰雾,不能用,是不是延长20s,灰雾又可控,又可以忍受,所有的低密度又出来了,脸上的那些小光,车灯的灯,街道上的那些远景都出来了,低密度都出来了,他就最后定下来了。

一旦拍到低照度街道的片子的时候,所有的样片就给我写上延长20s冲洗,这些实验都是要做的,大家在拍数字机的时候,也要首先在技术上要站得住脚,要扎实。这些东西都要试,试完以后,技术上,有保证,艺术创作才能得心应手。别说,我什么都没谱就去拍了,想法再好,拍出来的都是黑的,这灰雾度起来了,没有用。所以摄影系有一句话,老一辈传统留下来的话“重技术基础,树艺术新风”,很有道理。以前摄影系的老教授们,从技术的老师到艺术的老师,都有很好的功底,我们也学到了很多优良的传统,摄影系的孙老师,杨老师,于老师等。都是从美国纽约学回来的,到电影学院当教授,后来把他们都给撸下去了,但是他们留下了很多珍贵的校训,系训。这些都很关键,技术基础是保证你艺术创作的一个根本,就说到所有技术试验的环节,包括数字机,你都要做,之后才能进入到创作,就跟一个画画的,搞美术的,你想搞创作,想搞色彩创作,是不是得先把铅笔画好,是不是得先把素描画好。素描光画像还不行,还得画生动了,把人物画生动了以后,才能去想你的主题创作,才能把你生动的人物往你的创作里放。实际上,电影的布光,也是一个最基本的手段,你要把它掌握了,才能说有一个总体的设计,所以要重视技术基础。

对光学镜头要有一个了解,不只是技术性能,还要知道它在创作上所起的作用,我们看一个画面要强调空间感,从最基本的画面来说,用稍微广一点的镜头,这种现实主义的历史题材的片子,现代影片,不可能像科幻片,我要用广角,我偏用个鱼眼,我要用个特写,我甚至把瞳孔拍出来。

实际操作 活用附件

我们现在看这种有着厚实的历史题材的片子,不能像我们拍电视新闻、电视剧,一个变焦距镜头捅到底了,该近的,我一下子推上去,该远的我一下子拉回来。该亮的,我一个平光上去,我们看它处理每一个画面每一个人物的时候,除了用了广角镜头,带了后面的窗户,那个时候用胶片,我们就要用测光表去量它那个窗户的亮度。比如窗户,一量,曝光表上是16的光圈,因为那个曝光表把它的亮度反映到曝光表的刻度上时,是光圈,不是一个亮度值而是一个光圈值,它的亮度是16 ,那么我们就把他那个亮度值放在曝光点上面三档,压抑一点放在两档,明朗一点放在三档半,假设它是16,下来三档的话是16、11、8、5.6,那么一个实景的光圈就确定了,实景的胶片的光圈的确定,是要根据你的门窗外面的环境最亮点,尤其是门窗面积大的时候,要来确定它,确定完光圈以后,需要在上面,画外,模拟窗户的光线,打几个灯,比如5000的灯,逆着光,如果面积不够的话,5000灯,在这个位置,在这个位置把它打匀,打逆光下来,如果亮,加上片子,因为这个拍电影的时候,有很多的附件和消耗品,耗材,它那个所谓的挡光的,有很多的不同的薄厚的纸,薄纸,光打上去以后呢,尤其是纱,纱打上去,减弱了亮度,也减弱了光纸的硬度这是一种。也有很多很薄的磨砂纸,硫酸纸,我们所谓的,还有些布,3032,3031,这些不同薄厚的纸加上去,控制它的软硬程度。

“三分打光,七分挡光”

你不能说我一个贼光下来,一个灯,不进行任何的遮挡取舍,那都是很粗糙的,要根据它自然的,模拟的窗外的逆光,又是挡着的窗户,它的光效就应该有分寸,不能说有逆光出效果,我不管他,反正逆光出来了好看,效果出来了,托出了空间感,我们所说强调了空间感,但是还要根据自然环境的客观条件,客观地去遮挡。我上面挂两个灯,挡点薄片子,挡点薄纱,那么我看强调空间感的线条透视线往后,有明暗的对比,前景都是暗的,基本上不打什么辅光,远处是亮的,本身就形成了一个影调空间,这些逆光在人身上,我们看这些火点,这些炉子,这些烤火的地方,它也加了光,因为如果不加光,它可能就是很灰的地方,这个地方比较亮,是符合自然正常环境的感受的,加一个2000的小灯,再挡一些纱加一些薄片子,上下左右用遮飞把它挡住,不能让它乱漫射,我们在布光的时候有一句行话就是:三分打光,七分挡光。所谓挡光,一方面,有各种纱,各种薄厚的纸,各种薄厚的布,有黑漆板,有黑布,去遮挡出来,去做光效,才能有所谓的照明的技巧和光效,我戳一个灯,放在那里,噗一下全亮了,完了之后那里又放一个灯,不进行任何的加工和处理,所有的地方灯全亮,互相一漫射,所谓的光线污染就出来了。你想打出一个效果来,全给你提亮了。你想看一个火苗的感觉,你想看一个烛光的感觉,没有了,因为你所有的灯都把它给抢掉了,所有的环境互相一冲,全亮了,所以说,三分打光,灯往那一放,七分去遮挡,遮挡的技巧,这个薄片子,3032放在靠近灯的时候,它是什么效果呢?光会变得硬一些,离灯越远光质会越虚一些,会柔一些,这些都是要考虑的。
(图2)
我们看这些效果,强调空间的感觉,镜头的透视广一点,一个是光影的勾勒。有暗有亮,纵深的,这都是一个摄影师要做到的,首先要知道机位,镜头的焦距,完了你再去布光,去安排环境里你需要的,在现场,摄影师的劳动强度是比较大的,他需要跟各个部门去沟通。

我们单从这一个画面中来看,人物怎么走,前景走几个,前后错落走几个,都是要去安排的。这个灯怎么打,亮度强了得减,亮度弱了还得加,得跟照明部门的合作,群众演员和副导演的合作,放烟浓度的大小,要和现场的烟火去合作,所以一个照明师,一个好的摄影师,要有和各个部门很好的合作关系,在摄制组的合作关系,是一个人际的合作关系,这对你的画面影响非常大,一呼百应,哪个位置不对,马上去通知各个部门,他都会给你做,但是一个脾气很大的、很敏感的摄影师,他在任何一个摄制组里都不会受欢迎的。这句话不是我说的,是一个英国的电影学院写在教材里的。根据这么多年我合作拍的一些片子,我也有很深的感受,对这句话有很深的理解,说的很对。(图3)

那我们看这个放烟,一个是通过镜头增加了空间,放烟增加了空间。有的时候我们去洒水,这个夜景,带有霓虹灯的街道,带有路灯的街道,好的摄影师在这些细节上都有要求的。摄影师,所谓的专业摄影师,要对他的画面负责,所谓负责,每一个细部都不能放过,说你这也差不多,那也差不多,你说太麻烦了,你给我拍吧,完了之后你说别弄了。你说这个东西你这漏一点,那漏一点,将来看你的东西就是粗糙的,摄影师除了整体有设想以后,所有的目标的工作就是一点一滴的积累,你要是差不多的东西太多了,那么所有的影片出来,每一个镜头累积起来,就是差太多,就是太一般的摄影师。

你像斯特拉罗这些摄影师,虽然他们不掌机,做为摄影指导,他们每一个画面都不放过,每一个画面对这几大造型手段,他们都有所考虑,已经形成了条件反射。他们绝对不会一个镜头捅到底,一个光效亮了就行了,他们都会对剧情有所考虑,对人物有所考虑。像这个烟放的多大,你这个广角镜头就要放的浓一点,这都是我们的经验。你长焦镜头,烟放的差不多就可以拍了,广角镜头在放烟的情况下,因为《末代皇帝》,大量的放烟,在故宫里头,在搭的各种棚里,不管什么大的景都放烟。放烟是增加了空气透视,是增加了空间感,你拍一个片子首先要考虑他是不是有空间感,不能说是一片平,全贴一块了。首先要有造型,所谓造型就是要有立体感,人物造型要有立体感,环境造型要有空间感,这是起码应该达到的。这就需要靠手段来运用。除了那几个手段以外,我们放烟的情况是跟镜头和光位有关系的,逆光,放的烟就明显,顺光,再怎么放烟也出不来,费多大劲它也是灰的。这种空间感是跟光位有关系的。(图4)

你像这个画面,也不是说直接进来一个灯就完事了,是分光区、分区域的,这个烟点,不能为了好看,全用逆光。是根据光区的位置,有明有暗,远处,从画外,从窗外打一个光区出来,它有亮的一组人,有暗的剪影。墙面上,从窗外打一个灯,衬着这些黑的剪影,有黑有亮,而不是全都亮,非常有味道。而主要的演员,这个老太监,发现了溥仪后,从远处走过来,演员还要有塑型光。往往我们拍实景的时候,用自然光,什么样就什么样,这更自然,这是自然主义的,看着不是那么回事。但是在这些环境里头,都需要有这些塑造空间和人物的光线,都需要人物去做光,这个老太监从远处走来,有明有暗,不是说我打了光环境有了,就让他走吧,好的摄影师绝对不会这么做,他会根据空间的环境的光源方向去做光,从远处走来,先暗再亮,完了再暗再亮,然后再出画,出画时又暗了,这种明暗关系作为专业的摄影师,都要把它强调出来。

这些区域都是藏了灯去打的,要打一个合适的光区,人物环境要有光,环境的光要有很精细的明暗对比,有亮有暗,有全暗的,要有取有舍,有加减法,不能全是加的,哗的全亮了,就没有味道了,就没有立体感了。有的摄影师,根据不同风格的影片,有的时候是在无光源的情况下,做淡淡的月光,做假定光,他也要做出立体面来,也不是一个散着光的影子,飘过去就完了,也要是一个扎扎实实的人在走动。(图5)

这是溥仪进到一个小房间里,像是卫生间,带洗手盆的这么一个环境,他准备自杀,那我们看看它的光效,就有些人为的夸张和写意性的东西,意思在里面,他是很陡的一个光从窗外进来。要有这种想法,你说我把这个窗外的灯,一般的摄影师对剧本不去做功课,对人物不考虑,对剧情不去设想,这些细小的东西,一个好的摄影师全是用细节积累起来的,整体到局部,用局部去影响整体。我们看这小房间里,作为这个不太注意画面的人,如果说是在影院里头,看剧情实际上很多打动人的地方都是细节,引起共鸣的地方,都是摄影师和导演在细节上配合非常吻合,还有演员。我们从最简单的这么一个环境看,它打破了平衡的观念,一个大光斑,打破了一般光的舒服平滑的感觉,它又陡又直又亮,曝毛了,因为这个人在这里已经快崩溃了,他准备押到监狱之前就自杀。实际上,当摄影师有这种考虑之后,实施起来完全是技术性的,在窗外我支一个6K的,拿几个高台一拼,透过窗户,给一个硬光,这个硬光,我可以靠窗户近一点让影子虚一点,也可以把高台往远拉一点,那么这些窗户棱就实一点,但是这种光效比较单一,基本上没有太多修饰,正好符合这场戏的气氛。(图6)

这是溥仪的弟弟溥杰,在人群中,这老太监发现不对,溥杰又来送饭,送饭走动的过程中,我们看(图6),也不是一般拍片那样,给一个亮的环境结构,门窗都拍出来行了,我们看它是明暗明暗明暗,也是遵循着一个空间感的规律来走,中间放上烟,打上光,你看墙壁上的亮面,反射角的漆面,是吧,都是用灯去做出来的,在自然环境中,天光绝对不会有这些特点,有可能有些微弱的,拍是拍不出来的。我们用灯把它强调出来,外面加一个4K,拉远一点,上下一遮挡,不要让他影响地面太多,遮挡的暗一点,镜头都有遮飞,遮一下下面,虚虚的暗一点,遮飞够不着的地方,还需要黑漆板去把它挡上,挡上就是下面有分寸的亮区,墙面上有效果,这些东西都是有控制的,这些光区是和人物造型有关系的,因为人物在这些空间里走,明暗变化是有感觉的。说到底,你用灯去造型去塑造人物去表现气氛,光线造型手段,是一个摄影师的看家本领。

摄影系有个老师叫赵非,他拍过张艺谋的《大红灯笼》,拍完以后被好莱坞的导演看上了,非常喜欢这种风格,伍迪.艾伦就把他请到好莱坞去,连续拍了三部片子,喜欢他用光的风格和色调,那种沉稳的造型感觉。我们聊天他跟我说的,第一部戏太难了,他在那个地方一开始就觉得特没劲,找不着自我,为什么呢,伍迪.艾伦拍的那个片子,所有的分镜头都有,又请了故事版的绘画师,把镜头全画好了,镜头的运动也干预,从哪到哪,甚至故事版的美术都把前景画在什么位置了,包括枪啊,刀啊,在前景的哪个位置,大小,演员的位置,甚至远景的群众演员,车马的位置,都给你画上了。到了现场就根据那个去摆,他说,这是让我来干嘛来了,我就没事干,全听你的。最后呢,他终于找到了位置,摄影师最后找到的位置就是管光啊!我就感觉有事干了,去把光布好,把光量好,他是做摄影指导,也不掌机器的。他也同意我说的光是很重要的,他说你这个我太有感受了。

再说个是题外话,现在有好多同学拍作业的时候,一两个作业就做上摄影指导了,就把别人给请来,说我告诉你画面怎么弄,按照我的来,你去给我把机器怎么样。这个是非常不好的,我提到过你们想做摄影指导还差得远,你们的功夫还不到位呢,做什么摄影指导啊!你得先把所有的事都亲自体会到家,感受到自己在进步。到了一定的年龄,接了大戏以后,你再做摄影指导,你作业做什么摄影指导,你这不是偷懒嘛!你这不是坑自己嘛!将来自己拍时,这机器推、拉、摇,一个不稳,起幅落幅你都掌握不住,你这不是瘸子嘛,单腿的,谁用高价请你去做摄影指导去?所以我们一方面要懂得观念,一方面要懂得各种技巧,对光线要有各种的理解,还要自己亲手去拍,亲手越拍越好,感受到这个光是越来越精细。

我也要求学生,你们作为摄影师,一定要非常刁钻,要有像鹰眼一样的眼睛,画面里面不许容沙子,不管你平时生活状态如何,一旦到了这个工作状态,你就要想到我下面还要做,不是拍一两部戏就完事。要考虑到你的口碑非常重要,你一拍,哎!这个画面里面怎么出现一个线头,这个古装戏中出现一个卡子你摄影师都没看见都给拍出来了,这个古装的清戏这个秃瓢上化妆的这道线,头套的线都看出来了,那么你就不是一个合格的摄影师,就尽量的磨练自己,找各种机会。开始做不好,但是要有追求有想法,哪怕一点点的想法,你有追求将来肯定就会脱颖而出,而且你这个道路会走的非常长。虽然大陆的这个电影制作市场要比台湾香港要大得多,但是你要有一个严格的要求,对自己本身也有好处,有一个促进。我就希望呢,既然已经做了这行,就要走的很远,就要往摄影指导哪一条道上走。先把机器都拍起来,照顾到各个方面的因素,去锻炼跟人合作和沟通,你的水平才能一点一滴地起来。

这几个光区,你看他有了具体的想法以后,实施起来是很简单的,一个高台一个灯,灯遮遮挡挡,前前后后一挪。不管你用几盏灯,我用一盏灯,用很多的米波罗反光板,很多的亮板,金属的,高亮度板,金属的柔光板,还有米波罗柔光板,有冷的有暖的,大家注意,打光的时候,一个光,尤其是拍静物,大家尽量用到头,别说一个灯还没怎么用呢,又上了一个灯,这个要注意。而且这些灯架好以后,它不是固定的,像我们操作现场都是,把东西往那一放,所有人,一个灯放好以后,所有的灯光助手举着各种板是活动的,说那个大的米波罗版下来,啪!迎着灯;说苹果上的逆光面太大,就往后撤一点;说灯不够陡,就高一点。完了前前后后左左右右,找到反光面了,苹果上你找到一个你觉得挺舒服的一个柔光的面时,好!魔术腿,灯光腿,啪!一固定。说那个柔光面啊,反弹的柔光面好了以后,我觉得还应该有一个高光面,再拿一块反光板,各种各样,大小不一样的反光板,上下左右前后找,直到正好特别漂亮的那个亮面,很有光质的亮面在那了,才固定,再借助2000的那个灯,打到这些板上的漫射光,在空气当中的漫射光,我再去布暗部,暗部的这个光我再拿一个板去找,暗部我也想让它有一点散光,提起来太黑,再拿一块大板去靠近它。进画了,不行,拉远一点就有光区了,面积不够,再顺一点,面积太大了,再逆一点。好,正好苹果的那个五面都出来了,暗部也出来了,啪,再一固定!再来一个,里面需要一点硬的冷光,再让人去拿一个小的亮板,蓝金纸,金属的那种,凹凸麻点的那种。再去找,在柔光里找出一个柔的小亮面来,合适了,蓝的冷光,正好在里面含着,除了那个暗面里面,有背景的,或者说是下面垫的那个布上,还有点亮,下面的反光,暗面里面有点亮,亮面里面又找到更冷一点的,反正都是统一在暗面里面,啪!一固定,好了!

拍酒的时候,比如拍玻璃器皿的时候也是这么找,酒瓶子怎么布出来,酒液怎么能把它打透,酒瓶子正面不给光,我在借用一个小灯的反弹光,酒瓶子的标晃一下,让光运动一下,它那个金边的,金纸的商标,灯走一下,是不是更精彩。很可能两个灯就解决问题,你用十个灯去弄,抠那个小标永远抠不出来,而且灯一多,上面的各种光点亮斑就把你弄晕了。厂家不认可,你这什么东西啊,给我拍的酒没酒色,瓶子像漏了似得。我的标,你给我拍的也不精彩,全毛了!所以,你要布光方法对,有一定的技巧,所谓的技巧,你才能把一个东西拍完整了,你才能把一个很好的东西呈现在画面上!才能觉得酒很美味,倒出来的酒液有质感,不是灯一上去,直射光一上去,什么都是亮的!一块红,一块亮,而是酒也有五颜六色,各种它的层次就都出来了,所谓的层次,酒倒出来的那种层次,同样的方法,一个灯上去,不够,再加,完了我用附件,互相反射互相漫射,完了去找,前后左右上下去找。摄影师就要这样,可能有的工作人员都不知道为什么?但是他脑子里有这种想法,一旦有了设想以后,怎么去实施,我发觉拍电影的初学的学生和同学,一到现场就发懵,其实这也是一个过程,这也是允许的,但是你要知道从哪下手,虽然摆那个魔术腿我不知道,很生,但是时间长了,多动你就巧了。所以我就主张呢,熟能生巧,巧了以后呢,你自己就进步了。
(图7)

下一个,监狱长发现不对,进去把门拽开,把溥杰拽到边上,觉得里面有事,主要是这个片子的剪接点挺有意思。他都已经割腕了,在那水盆里割腕了。割腕以后,哇哇哇,血蔓延出来了,偏红。透过镜子,透过他站在盆前看着自己,色彩出来以后,他就想到了童年故宫的红墙,想到了怎么入宫,回忆出来了。这个人物,一般的摄影,拍到这,快快快,今天要拍武片,有的摄影师把持不住,“嘭”的就推上去,就不换任何镜头,“咣”给一下,可能是85的,挺悲惨挺壮烈的这么一个镜头,你给拍成柔柔的,像个美女一样,这就有问题了。

但是斯特拉罗,我们来看,刚才我说的那几个镜头,都是小细节的,他都不放过。他换了一个广角镜头,贴近,人物有所变形,光呢,他又遵循了西方好莱坞的一些用光方法,但是又不完全按照拍标准像的感觉,用了广角镜头,贴近人物,确实尊荣啊,我们用肉眼去看的尊荣和用标准镜头拍的尊荣是不一样的,精神已经崩溃了,分裂了,已经是生死一线了,所有用了广角镜头,用了大光比,但是我们看,那个窗户外面高台上的灯,不是说人站那个灯下面就拍了,它是把灯挪下来,或者后面加一个灯,或者把上面的那个大灯关了。拍这个镜子里的人物,灯有点陡,但不是完全用那种打窗户的灯,不是用打环境的灯去打人。他把灯挪下来,但也是高位的,找了一个纯45度角,一半一半,黑的,甚至黑的地方大光比下去,亮的地方,那个灯上去也不是纯的直射光,它是加了一部分纸,薄片子,虽然很硬,但是我们看明暗交界线,它也不像刀切似的,它有虚的,有一个过度,直射光是不行的,甚至你加几层纱,才能看出效果。那么我们看,就是下面放一个灯,把它拔起来,就是低灯,大家对低灯系列肯定都有印象:18K的最大,还有气球灯,打天空光的气球灯,18K的、12K的、6K的,12Kpa、6kpa、4k的,这个1.2的,575的,低灯系列,5600的,配合一个5600的。数字机的色温来做,太阳光的色温来做,拿一个1.2的升高加一个片子,打一个侧光。但是这个光比,让后景也黑,光比要有立体感,大光比,他有一个办法,一个是收光圈,加亮补光,但有的时候,你在外景,都是亮的,我想让它出光比,我们看往往拍外景的时候,都拍得没有什么光比。

尤其是拍逆光的时候就觉得这逆光的的轮廓真好,真好看,实际上脸上没有一点造型感。在拍外景的时候,大家也要注意,一个人站在逆光底下,底下是麦田或者花坛或者是水面,大家要考虑,我不要把人拍的是两个面,一个是逆光,一个是灰面,你要考虑环境对人有影响,可以用反光板去做,水面的反光,从下面拿一个亮板反一下,这样就出光比了。他站着逆光,可能我左面是一片山,右面是亮的,左面是暗的,左面就可以用黑布去挡一挡啊,把一个人在外景也可以做出光比来。根据环境,你可以去处理人物在环境当中,受什么环境的影响,是不是受水面的影响?他坐在这个度假村,海边上,你拍近景的时候,他旁边是不是有盘水果呢。你把那个水果,拿灯“啪”打一下,或者拿反光板反到脸上,就比你那个一片灰的人脸要舒服多了。或者说我模拟沙滩,给一个反光板,把人打出明暗面,不是一个普通的平面。人物在走动的过程当中,从A点走到B点,又受到另外一个环境影响,这个环境中可能有天光,反射光,在稍微偏一点的地方,它有别的地方的亮光,有硬光,你何不把人做的有暗有明,有暖有冷,有亮呢?当然前提是在自然的情况下,你追求那种光效的变化,暗里头有亮。亮里头有高亮度,冷里有暖,暖里有冷。这些东西你做出来,你就不一般了。做这些光,要实实在在的去做。你拍的太透了,人拍的很精神,画面很精神,水果拍的看着非常舒服,起码它立体,起码他能引起人的食欲。关键的区别就在于你会不会用光线去造型,光线去强调空间,光线去塑造人物。但是基础是要知道各种光源的光质,光的方向。
(图8)
这是特写镜头,摄影师不是一个镜头下来,全景我松一点,像拍纪录片,电视新闻似的。不是,他是光学镜头,都有所考虑。所谓的实景,实景的一般概念就是生活中的一些内景场景,咖啡馆,家居,但是,行业当中,把这种四合院,带天井的小的院落,也都叫实景。那么这段片头的处理,实景,我们看他这个画面,这属于纯夜景,有的时候为了展现大的环境,大山区,大背景,有时候要白天拍夜景,但是有的人认为白天拍夜景就是白天,什么时候拍都行,其实不一样,白天拍夜景最理想的时间,最理想的效果是带密度拍夜景,天空都已经比较暗了,整个散射光都比较暗了,那么小山村里的那些小煤油灯都能看的很明显,那是最佳的白天拍夜景,带密度拍的最佳时间。选择时间还要选择环境,你背景都要背着点光,暗一点,有时候太阳光高一点问题不大,但是你选择什么样的景,演员选择什么样的服装,我选择这个整个的山峦山川当做大背景,太阳比较弱的逆光当做月光我收光圈,这会儿你的人物是不是要考虑他的服装,匹马是不是要考虑白马,在白马奔跑的那条路上,前面不要太暗了,跑起来在月光下那些尘土,有蓝的地方,这需要调色温的,把微弱的逆光的阳光当月光去拍,这需要选择时间,选择服装,选择道具,这是外景用光的方法,将来有时间跟大家切磋。(图9)

我们看这是老佛爷要死了,进宫去找小溥仪进来,其中还有陈凯歌当了个御林军的头,这是纯夜景拍的,实景,那么我们看这个气氛,北京冬季的那种风沙,还要放烟,而且我们看烟的质感里,有黄土有沙子,绝对不是让烟火把白烟放出来了,他需要准备整车的沙土,放了烟以后,前景放多少,后景放多少,都要摄影师根据你的画面来安排。

看这个、这个首先要准备像黄沙一样的天气,沙土和烟雾,有了烟尘还要有鼓风机,鼓风机放在哪个位置,方向吹的对不对,吹多大浓度,吹出来以后能有亮么,那你就要打光了。这些马队从远处过来,从哪个角度过来都要有光去光照,那黑乎乎的纯夜景拍出来那么多马队,你没有纵深地去分光区去布光不行。烟是什么样的分寸,亮是多亮,那会儿没电,明暗要关照,这个地方都是很真实的宫灯火苗,现在看很多电视剧里就是一个小亮灯泡在里面晃悠晃悠,跟过家家似的,那整个就是从细节上不照顾到,实际上这个细节特别重要,有的东西你突然看怎么全是灯泡,完全跑戏,这怎么大人过小孩家家似得,尤其是那战争片,什么样都有,一九四几年的人,拿着现代美军的武器打,这太愚蠢了,这些细节破坏了一个戏的整体。一个是说我们要注意细节,它对你的气氛有影响;一个是说你对细节不注意,哪怕一个道具,马上就跑戏了。所以一个好的影片,他的细节绝对是滴水不漏的,我就说他这个工作方法,走到这,陈凯歌骑着马,由暗到亮,由暗到亮,到落幅,到亮。啪!有一个灯关照,打一个侧光,他绝对不会说正面给个灯,它是侧面给个灯,立体,也符合逻辑,这宫灯不一定是从那个方向过来呢,他给一个人侧光,你要是不进行任何取舍,侧光加侧光,不就全都是顺光了,顺光暗了之后就是平光了。所以它进来的落幅一定要把别的地方挡一下,给一个侧光。我们看这些人物,也都不是说正面给一个灯,就全亮了,它是根据王爷府里头的照明的基本逻辑,给一个侧光,这些灯都很有质感。所以说,拍夜景的时候,在摄影棚给一个光圈,2.8-4,2.8或者4,你不能顶到8,棚里面拍戏,你定到8,2,5,5.6,这些火苗很有魅力的质感的东西就没了,所以光圈控制这些自然光的火光的时候,你不能收太小,收太小所有东西都要打亮,否则都被吃掉了,这要注意。

还有这个细节,这个也是实景,小皇上溥仪出来以后,风继续刮,土继续吹,抱着孩子从廊子里出来,我们看这些人们的主光,找到一个根据,因为那边院子最亮,主光的方向是从右侧过来的,那就打光呗。我们把画面,镜头往这一卡,一个广角镜头,稍微广一点的,32,35,或者24,我们看现在拍所有处理宫廷戏的电视剧,以前港台也是,处理这个窗户就是,暖暖的一片,都一样亮。再看斯特拉罗的处理,有亮有暗,有亮有暗,他很符合生活,它不是像电灯一样全都打亮,这要注意。我们看从这边,他处理画面的结构,建筑的结构,从侧面,远处墙后面打一个灯过来,打一个侧光,用钨丝灯,夜景嘛,用3200的钨丝灯,用个5000的,拉得远远的,或者2000的,没有那么大的灯,就用2000的,把这个侧面打上。

光是景的灵魂

我们看这个侧光,那么用5000的灯,如果够的话,把遮飞打开一点,把人物的光线,人物的路线打开,人物有这种光线,侧光。如果不够,除了窗户有灯啊,窗户只有透射光,上面的木头的结构,黑木头,也都有灯打。也就是说,一个灯,架在高台上,打下来以后,把这个表面结构要照顾到,否者它是一块,看不出木头的质感。照明有一个作用就是,他让东西看到了质感,它让暗处也能看出,虽然暗,看到它是木头的。所以说再好的景,美工啊,各个部门,道具,陈设啊,你没有好的光效,不会打光,把那场景给毁了。所以说,光是景的灵魂,这要注意。

这上面也打了光了,从侧面,把灯架高以后,不要太高。从侧光关照到这上面,关照到下面。因为这下面也都是木结构的,皇家园林的感觉,要没灯,都黑了,几个人影一晃,也能把故事说出去,把词一说就完了。我们看这个暗部,里面这个屏风,他也用灯去打了,如果不打灯的话,我们看国内好多片子,都是黑的,什么都没了。我们看这个细节,边边角角的细节,都考虑到了,找一个灯,小灯,藏在下面,加上薄纸,加上柔光片,柔光纸,都在哪个门的后面,或者说是门槛的下面。我们拿表一量,它在曝光点下面,三档到四档,在密度里头。如果说曝光点下五档了,你就得再加强。根据那条曲线,控制你的亮度,控制你的照明。这些细节,细部都能看到。那些小的光影的调整,小的烛灯啊,烛光啊,这都是摄影师在高速的安排画面的时候调整的,再黑的地方,我在用一个小蜡烛去挑它。这种纵深感,实际上这是一个很小的边边角角的事情,但是我们能够看出一个摄影师在处理镜头的时候,他全面的考虑,而且这种全面的考虑是一点都不落的,他才能把每一个画面做到不露太多的问题,处理的相当的有分寸的。使得一个画面很饱满,这都是跟光有关系的。

这是一个特写。这个就牵扯到小皇帝一进轿,哭着,抹着眼泪,然后抬轿子走。然后经过了一段时间,那个时段没交代,然后到了清晨。这就牵扯到一个,我刚才说的,外景,外景的光线。有清晨的感觉,就要选择天空。拍胶片的时候,就要控制光圈。控制光圈,500度的片子,光圈我开到2.8,然后五六点钟的天空一量,光圈在8上,那就得等,等天空慢慢地亮,亮到光圈以下两档,我光圈是2.8,下到2,1.4,可以拍了,拍出来是这种效果。因为整个天光暗下来以后,这些东西才能出来,因为天光太亮。白天拍夜景,我就白天拍了,结果你拍出来都没有,为什么呢?是天光太亮。这都要有所控制。(图11)

这个也是完全是打出来的。这种清晨,太阳刚刚出来的这种效果。你要是找这种角度,太阳刚好到这个效果,这个门洞是没有的,很难找到的。这个需要一个大灯,钨丝灯,20000的往那一放,而且光线的角度也有选择。它不是架在高台上打的很普通的一个光,它是低角度的,太阳刚刚升起,这个角度的灯是低角度的,向上开口的。还要够距离,像打这种太阳光,如果灯不够20000,只有5000,往前挪的话,那整个就大喇叭口了,就不像太阳这种点状的平行光了,这需要一个距离,也需要一个强度,很大的强度的光,瓦数功率很大,放在地面上,直接往上打。所以说偏一点角度都不一样。综合起来就不是一般的几个镜头加几个镜头的什么效果,是一个整体的艺术品。(图12)

这就是外景,这个外景的细节我也想强调,也是早晨。接他们进宫以后,老佛爷已经驾崩了。进去以后,一个外景,选择的角度、光线,外景也要注意选择光线、角度。清晨,又逆光,选景的时候,这场戏,人多场面大,通知制片部门,我要早晨5点钟,太阳刚刚出来拍这场戏。那么所有的道具,服、化、道,三点钟一定要准备好。位置要摆好,副导演位置要摆好。演员的路线要走好,这会儿可能都没有主要演员,都是替身,要准备好。这个角度才能是逆光,这个时间才拍到,这个制片部门都要安排好了。踩景的时候,拿指北针一看,哪个方向,时间就定了,就给你记下了。哪天?什么时间拍?基本上安排在什么时间,生产制片主任安排好以后。一旦这一天没出太阳,下雨了,他会安排进棚。但是,首先要知道一个拍摄的时间概念,因为外景光是千变万化的。这种“黄金时间”,清晨到日出和傍晚到日落,那个时间是非常短的,但是拍出来的画面是非常美的。这一段时间在摄影行当里面叫“黄金拍摄时间”。我们看到,有一个电影,叫《天堂岁月》,那是外景拍的最经典的片子。外景光是用的最好的,整个一天24小时。夜景,咱不谈了,他是纯夜景拍日光的。从清晨到日出,到正午的时候到傍晚,到日落。它那个时间段的外景的光效,用的是非常极致非常到位的。

这是一个逆光效果,早上拍,轿子走到大殿门口了,这马上就要接内景。摄影棚的内景,轿子是外景。小皇帝溥仪,下来以后,出画。马上接到摄影棚的内景,那我们看这个时间段拍完这个镜头以后,摄影机要挪位置,演员要补妆,我们看,这个光线已经起来了,已经到了8、9点钟了。但是摄影师为了和摄影棚的光效去接,他非常细致。小皇帝出画,跳一下,反打就是棚里头了。把这个光效慢慢的用移动车移动到这个景别,啪一个反打,他的主观,进棚里了。如果说你到外面去看,8、9点钟的太阳,那种光很可能和摄影棚的这种纯钨丝灯照明,会有点跳跃。他为了把视觉上的这点误差去掉,所以他出画的时候,马上就用推到人物近景,跳到这个光里。这个光就是在摄影棚里头的顶上,门上,大灯板上,挂一个10000的,20000的灯。然后加上不同光,柔和的片子,往下直打,就是一个大侧光。
(图13)
看这个明暗的面,把这些图案打出来。这都是摄影棚了,摄影棚里头,也是我们说的,广角镜头,明暗的对比,这种光束,放烟,地面上拖过的,有点油光的,有点反光的,这些东西。包括这个顶灯,宫灯的纵深。都强调了一个画面的纵深感。一个皇宫的震撼的那种浩荡的感觉。

这个里面的慈禧,看慈禧那个点的人物,有个侧光,最亮的侧光,叠在一个暗的椅子的上头。很突出,我们看整个的,包括他的镜头的,广角镜头,这个纵深感。始终强调空间,始终注意塑造人物。

我们注意将来拍到摄影棚的时候,有一点要提醒大家,你要在摄影棚里有一个很好的照明环境,要考虑到这是景片,景的环境,窗户,门,这后面的景片,景片和天片,就是景片后面,不管你是墙,还是画的什么蓝天白云,那个幕布,景片和天片要有很远的距离。没有距离,这种平行光是打不进来的。放上去一个灯,完全是喇叭口张开的,那种散光你很难去遮挡,不是平行光的光束,非常难看,非常虚假。因为它是太阳光进来,它要有一个很长的距离,放大灯去打,不合适的话你还可以拿黑漆去遮。过亮的地方呢?你可以拿柔光片去遮挡。有距离可以加魔术腿,可以加灯腿,可以遮挡。如果你靠的很近,你放上一个灯,喇叭口就喇叭口了,你没法打。你也没法打出这种平行光的感觉来,也没法打出这么美的光效来,这是一个照明的条件。
而且我们看上面的顶,一般我们拍棚里的,一些粗糙的片子永远一看就能看出是摄影棚来,没顶。那我们看这个片子,用一些横梁,也许在更高的地方,他要打散射光啊,棚里头。这么大的空间里头,你不去打散射光,去把它塑型出来都是黑的。

整个空间里头,除了我放烟,有漫射了一些光线。那么我这些暗区,不能有太多死角的地方,我顶上要兜上大白布啊,大白布上有散光,这些散光要通一个电阻。我要用表去量,这些最暗的环境,把这些灯装上以后,是不是还过暗呢?过暗的话,我就把那个顶子光,用那个电阻,啪啪把它升亮。那些暗区怎么也要打到曝光点下面4档啊,才能有啊,下面5档,要不都是黑的,黑角,死角,所谓的死角。所以它的主光位置在这,副光位置很可能就在上面顶上的。是一大张也好,还是小环境里面顶上挂一个反下来的也好,毕竟他有散光。那么它要追求这种剪影效果,我副光就不能太多了,才能有这种剪影效果,才能有这种巨大的空间感。这种暗非常有力量。包括这些环境,都是这么打出来的。那么我们看慈禧的这个亮,也是把这个窗户纸,灯打过来以后,在看不到的地方,把窗户纸稍微撕开一点。把慈禧的这个硬光,朝上一点。拍到慈禧的时候都是广角,快死了,硬光,甚至有的地方都毛了,高光地方都毛了。拍到小皇帝看着她,什么事都不懂得时候,换了个镜头,长焦一点的,光线柔和一点。这个光也是拍到这个的时候,也不是一成不变的,它是需要根据机器的角度来挪光,逆光方向再摆一摆,不是永远的都是斜的,一个方向的。
(图14)
这是登基大典的一个实景,这个呢,我当时看了材料了,有介绍,故宫,拍他登基的时候是在真的太和殿拍的,那个大殿里头,灯不让进灯,那么他们想什么办法呢?拿所有大灯冲着那个窗户,使劲打,在外面使劲打进来,让它亮。他一个是追求这种真实感,登基了嘛,一个现实的空间。刚才老佛爷死,是一个烟雾缭绕的,带写意性的一种环境。那个柱子都带龙,搭出来的,这个历史是真实的记载,想复原它,他就采取了真实的环境拍。这些小孩镜头都是长焦,活泼一点,天真可爱,根本不像个皇帝,这些都是从实景里接到外景。
(图15)
我们看这几个人物在廊子里,大臣在喊叩头。我们看一般的这种在廊子里的环境拍人物,也可以不用任何修饰,捅上去镜头就拍了。但是,我们看,短短的镜头细节里,他还是用了一个广角,稍微仰一点,皇恩浩荡嘛。开始了,隆重的仪式开始了。广角一点,镜头又换了,刚才我们说了同样道理,我老是在重复。因为摄影师不停地在动脑子。如果说人物,他站在这个廊子里面,这个人物脸上是像这样的光一变化。他就可以考虑到,这是地面的反光。接个灯,贴个片子,打一下。或者说,拿一个反光板,借着太阳的反光我再给一下。我刚才就说了,在外景把这种明暗面打出来,实际上是不难的。但是你要做,否则就是一片。我将这一段的意思呢,就是一部戏,像这么大一部巨作,它包含了除了剧本内容,人物命运,我们从照明的角度分析它,都是外景,实景用光和摄影棚的用光,就这三大块,就知道怎么布光了。
(图16)
当然有一些片子 ,像《沉默羔羊》拍监狱里头那个大狮吼笼子里,吃人的那个博士 ,他是处于那种状态,把人全拍毛了,那是另外一种创作 ,那不是一个技术失误,它是有想法,用广角,用顶光
,用角光。它的白衣服的反光,再用广角夸大他的鼻子。那也是另外一种方法。
拍广告一定要赏心悦目,不能有那么粗燥的层次,要层次丰富。软硬光的搭配、冷暖光的搭配、运动光的提神、让画面很精神,这些方法呢,大家这些技巧知道了,要反复练反复拍才能是自己的。
所以除了我课堂讲的这些,我先给演示,先做光效,实景的 ,棚里头搭景的,完了做各种光效,棚里头有生日蛋糕的,渐渐的亮、暖光, 有月光的那种笼罩,这个蛋糕漫漫点起来以后,又开关灯的效果,先开始是顶光,大家一览无余,
很高兴,该切蛋糕了,咱们再浪漫一点、 更温馨一点,啪把灯一关,剩了月光了,月光底下几个人开始,点那个蜡烛,慢慢影响到人什么效果,怎么布光,影响到环境的,环境光怎么布,按道理说,一般现在拍这种东西,蜡烛亮了,反正数字机感光度高,点上蜡,那脸上就有反应,弄到800度,那么我用到400度呢,按胶片拍呢,你放到大银幕上,一比就比出来了,它的质感颜色还有那火苗的质感都出来了,暖暖的,但是你看那个数字的,放到800度,是脸上都有效果,火苗全白了。我的意思就是说,有的时候,听是听,完了自己有机会去做,慢慢就有体会了。

文章来自(影视工业网)原文链接 http://107cine.com/stream/10669/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