剪辑是再创作-周新霞

MMBuzz2012名家讲坛之周新霞,剪辑是再创作
“剪辑是创作。剪片子,不是上来就给他连动作,要读透剧本,要弄清楚创作者想要表达的,要知道情节走势图是怎样,要从素材中去寻找导演想要的表现风格”
“看导演,剪辑师的功力,就看他懂不懂得省略和延伸。”

大家好,特别高兴今天下午有机会,跟电影的同行们一起交流,剪辑的思维与技巧,我先说我今天这个题目,剪辑思维与技巧的由来吧。
其实一开始影视工业网,卢志新和小白找到我的时候,然后就说让我讲一下,影视制作的一些事情,他给了我一个题目,这个题目叫:一个剪辑师剪辑权的形成。我一听这个题目我说我怎么觉得那么扎耳,太张扬了,我说剪辑师不太习惯说这么张扬的一个话题。之后我就在想,他为什么拿出来这么一个话题。再之后我正好给一个公司,剪一个片花,剪完了以后,她看完了以后,久久不能平静。半天半天,她醒过神来她说“周老师,我怎么觉得剪接是电影创作中,第三度创作”我说是啊,一直就是。她说以前没人提过 没人说过,她说以前我的感觉就是。编剧是一度创作,导演拍摄是第二度创作,说看完这剪的片花以后,觉得剪接应该是第三度创作。她说的时候比了一个手势跟我说。我一下子觉得,这个制片人太聪明了,她一下子就感觉到了,电影创作过程中,应该是这样三度创作过来它才完整。然后我又想起,卢志新给我的这个话题:剪辑权的形成。虽然这句话听着有点张扬,但是就是在大环境,大家还没有在意剪接这个环节的时候,可能需要用那种,大一点的声音来说,需要张扬一点的话题,来说这个事情。因为现在在市场上,大家都是觉得导演剪完片子以后,剪接师就把导演拍来的素材,按着时空 按着动作,给它连起来就完了,以为都是连的概念,而且经常是一个会操机,懂得电脑,就可以。门槛越来越低,只要能把导演说到这儿停,这儿开始,接上来了,成了,这就是剪接师。不对 太不对了,剪接不是仅仅完成一个把动作连起来的一个功能。剪接是创作,所以我就想,我今天要谈剪接的思维与创作,我说这句话要放在我在讲之前,让大家感受一下,剪接是干什么的,国际的这些大导演们,他们对剪接的看法。
包括我那本书的背面,我也是用了几段那些大师们对剪接的看法,其实不管卢志新出的这个话题也好,还是制片人,她谈的剪接跟电影制作要三个过程。她就因为看到这个以后,决定她要给那些致力于投资文化产业的人们讲,你要是进入这个产业,你起码要知道,在这个影视创作过程中的几个流程,主要的这几个环节里边,剪接这个环节非常重要,她是要向世人这样说。所以我是觉得,综合这些人的说法,剪接真不是把导演拍来的素材接起来就完的事情,剪接是一个创作。所以我就想谈一下它的创作,它的思维的点从哪儿起,怎么做起。我是觉得我接到一个剧本,我不会马上就去剪片子,不会拿起这个素材就把它连起来。没有,连我觉得那是最后的事情,前面做的工作才是最多的。做什么呢:我先是看剧本,这对我来讲是个非常重要的事情,我要把剧本读透,我要看这个创作者,他要向世人表达什么,表达什么意念,这个最重要。找到了这个以后,我就去找他的情节走势图是怎样的,它的情节是怎么发展的,它的转折点在什么地方,高潮点在什么地方,都有什么人物,人物和人物之间的关系是什么,他们的人物关系的转折点在什么地方,重场戏在什么地方。我把这些东西吃透了,琢磨透了以后,这些案头工作都做完了以后,我才去看导演拍来的那些素材,我会在素材里边找,导演想用怎样的风格,怎样的一种感觉来表达。我觉得找这个东西非常重要,我把这个过程叫做号脉,号导演的脉。我去年出了一本书,叫《魅力剪辑》,在这本书里边,我也特意谈了,一个是给自己建一个情节走势图,还有一个就是,要给导演号脉,把这个脉号出来以后,你才可以想,我用什么技巧,去完成怎样的一个风格。
你比如我当时2002年吧,当时在剪《王守先的夏天》的时候,这是李继贤导演的一个影片,看他们剧本就觉得这个剧本和以往的剧本不太一样。以往的剧本它总是有一个主线,有主要的人物,有情节 有冲突 有矛盾,而这个片子好像就是像生活一样的,把这些事情就这样一点点的,搁在这个地方,没有特别的那种冲突,特别的矛盾,所谓的高潮什么的,他都不是这样去设置的,就是一种情绪的这种感觉。然后在去看样片的时候,我就发现,它有很多的大全景。当然它是一场戏,它会有全景全部拍起来,然后近景也会切上去,但是它有一场戏就一个镜头是一个大全景,这个大全景是什么。因为片子讲的是一个摄制组到了一个村庄,到了这个村庄以后他们要选演员,其中有一个小孩,就特别想演这个戏,可是摄制组选了另外一个人,给另外的一个人剧本了,那个人就拿着剧本在田野上,一边翻剧本 一边放牛。这是一个大全景,结果放牛的时候,那帮孩子们就不愿意让另外一个人演,他们很天真,就想我们要是把剧本抢过来以后这个角色就一定不是他的。然后他们就想,怎么抢这个剧本过来,然后他们就让一个人,把那个牛给引走,把牛引走了以后,看剧本的这个小孩,就可以放下剧本去找牛去了,他跑了以后,这帮孩子们跑过去,把剧本抢来又跑走。
半天,画面里面那个找牛的孩子才跑过来,然后发现剧本没有了,像这么多的事情,在一个大全景里边解决了,没有别的镜头了。看到这个镜头的时候,我说这没什么别的思考的了,他这个戏一定是一个状态戏,是用情绪进行表达的一种风格,那我要是用这样的一个风格来弄的话,我就要重新来看他前面的那些镜头的分切,一些镜头的那种感觉。就是这个镜头给过我一种感觉,就是这个片子我不能切,不能轻易的切,我要找到那种情绪的感觉,用情绪来进行表达。那个镜头让我看到了导演是要用这样的一种感觉去进行表达的,那么在别的场戏里边,我也去找这样的一种感觉,然后我就找到这种感觉了,我觉得我触摸到导演的要的那个风格了,感觉到了,我开始动剪刀。这个时候我会每一场戏每一场戏,把他所有拍的东西,一点一点的看下去,然后符合的我留出来,不符合的我给他滤下去,我就是用情绪给他去剪。没有用那些近景,强调的那些东西,因为像一个状态的戏。它一定是靠这种,自然的这样的流露,像生活流一样的,一点一点一点的拱起来,那个情绪是一点一点一点的聚,聚到最后,像原子弹爆炸一样的,那样的一种叙事的感觉。
有很多人说,看这种片子很闷,特别是有些人看法国的影片,看侯孝贤的片子觉得看不下去,特别闷,他其实是他的那个力量都含在里边,一点一点一点,慢慢慢慢慢慢,聚集起来的能量,所以我也要找那样的一种感觉,让它慢慢慢慢的聚 聚,用情绪推动着画面向前走。而不是我要强调什么,我要制造视觉奇观,没有,跟那个毫无关系。如果你这个时候,要是用那样的一个技法去剪这样的一个影片的话,那你的审美乱了,你里边的风格一定就打架了。所以我都是用那种情绪的感觉,把他拍来的有些场景里边,他也有近景 也有特写,我就都没用,滤下去了,因为我觉得像这样的戏,这样的影片,是属于这种慢慢的,慢慢的讲出来的,我不强调什么,我不去刻意去强调什么,凸显什么,它是一个再现型的,而不是表现型的,所以我力求都让他,用再现的感觉去把那个情绪给他表达出来。
导演当时看完了以后说,有些东西我觉得,还可以再往上拱一拱,我说你可以试一试,你如果太过强调的时候,观众会觉得有点跟你这片子里边的东西打架。我们在台子上,跟导演讨论的最多的,就是怎么样在这种风格里边,进行幽幽的那种表达,而不是拽着你观众 你要看,那种表现性的。我们就是完全是找这种感觉,剪完了整个影片,所以我说剪一个片子,不是上来就把那个动作,怎么连起来,而是找到这个片子,独特的这种表现的感觉,导演想用怎样的一种感觉去表达,你找到这个的时候,你再下剪刀,你再去剪,用你的这样的一个剪接的技法,把导演的风格推向极致,你这个技巧用对了,把导演的风格推向极致了,这个片子便拥有了风格。就跟别的,跟其它的就不一样了,所以像这种,我觉得剪接,一定得,有这样的一个思维,有了一个独特的一个技巧,才能够出独特的风格,我刚刚只说了这种,《王守先的夏天》,因为这个是一个比较慢的,比较纪实性的,是再现型的风格的,一个影片的感觉,我因为没有拿到那个盘,所以就没有办法放了,你们要是有机会的话,可以拿来看一看,像《王守先的夏天》,之后有《西干道》,都是属于这一类风格的东西。
我觉得当一个剪接师,你拿到接到一个,剪接的工作的时候,首先是分析剧本,分析剧本完了以后,要根据导演所拍来的东西,根据他要表达的这个内容,你来选择合适的技巧,适合这个片子独有的一种技艺 技巧。
我又找了另外的一个影片,这个影片是乌克兰的乌克兰第一部电影,叫《爱情公寓》,看过吗,《爱情公寓》这个是2005年制作的,都是一些年轻人。这个片子很独特,我当时看完几个画面以后,我觉得它就把我的眼神给抓住了就是它的那种画面的组接,跟别的不一样,它的表达方式也不一样,就是那么多的不一样,让我一定要看下去。结果看完了以后我发现,它的故事其实并不复杂,就是写一对年轻人,爱的死去活来,他们想一起出去租一个公寓,这个时候在报纸上,他看到了有一个人,要租他那个房子,但是他有条件吗,就是你们两个人,必须是相爱的,同时你们不能跟外界,有任何的联系,什么电话线 网线,什么什么全部掐掉,就是你们单纯的,在这个房间里边,不能出去。因为这个老人是得病了,他时日无多,所以在这个地方,他就觉得你们只要不出去,等到他过世以后,他的房子,他的所有的财产,都可以归他们俩,他觉得这是多好的事情。好 去吧,去完了以后。结果呆了没多久,他实在是呆不下去了,于是就出去了。

文章来自(影视工业网)原文链接 http://107cine.com/stream/7692/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